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月如霜的博客

若实无实法 悉不住心前 此时无余相 无缘最寂灭

 
 
 

日志

 
 

转贴:我终于见到了索达吉堪布—奇遇zt  

2009-06-29 21:33: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终于见到了索达吉堪布—奇遇2009-04-12 12:30来源 小麦的学佛日记  

其实见到堪布已经是上两个月的事情了,见到堪布的当晚非常激动,十分想把当时的感受付诸笔端与他人分享,但是因为堪布的行程保密,我更不能透露见到堪布的地点,当时没能写,一直拖到今天。

我对索达吉堪布一直有着特殊的感情,堪布也对我有着特殊的恩德,见索达吉堪布一直是我的一个心愿。06年我还没有皈依佛门的时候,就曾经逢广济寺的一位法师结缘我一本堪布的《佛教科学论》,看了这本书后,我惊呆了,想象不到藏族人还能有这样高超的汉语水平,也想象不到学佛的和尚能对文史哲,甚至自然科学如此了解,我深深被书里的智慧所折服,对佛教有了一个新的认识。我留意了这本书作者的名字,叫“索达吉堪布”,当时的我并不知道堪布是什么意思,更不知道索达吉堪布是当今宁玛派数一数二的高僧大德,世界最大的五明佛学院最著名的堪布之一。我很纳闷的想,这个叫“索达吉堪布”的到底是谁,怎么这么厉害啊?太了不起了!那是我的心里第一次有了“索达吉堪布”的名字。

后来,我又阴差阳错,上了一些诽谤密宗的网站,满脑子都是密宗到底是不是正法的疑问,我困惑着、挣扎着,我曾经念着大悲咒就泪流满面,请求观世音菩萨告诉我密宗到底是不是正法。后来,我无意中上了一个佛教网站,看到了一系列破斥谤法邪说,澄清正见的文章,又在这些文章的后面看到了这个熟悉的名字,“索达吉堪布”,啊,这不就是他吗?这不就是索达吉堪布吗?我看到堪布的文章,心里的很多疑惑自此澄清,又加上后来对密宗的切身接触,终于知道密宗是绝对的正法,也终于知道网络谤法者的丑恶面目。我无法表达对堪布的感激之情,当我读到堪布的破除邪说论中的这样一段话的时候,不仅潸然泪下:“其实原因也很简单,对一个智者而言,他当然不会人云亦云,见风使舵,随随便便就跟着一种歪理邪说跑;但对智慧尚未成熟之凡夫或者初入佛门之士来说,打着佛教旗号的很多反佛教的主张很有可能会俘虏住他们飘摇不定的心。如果真的受了邪知邪见的影响,这些人的心相续就此就会被毁坏掉。若真的发生这样的事情,那就太令人痛心了。想到这里,我才不揣冒昧,决心提笔捍卫正信佛教的尊严。”。堪布阿,我就是您救出的,那些“智慧尚未成熟之凡夫,初入佛门之士”阿!慈悲智慧如您,才把我这颗快被邪魔俘虏的心,重新拯救到光明正信的解脱之路上来啊!谢谢您,不放弃任何一个普通的众生,谢谢您,为如我这样的愚痴凡夫所做的一切!深深的顶礼您!

我开始关注有关索达吉堪布的一切消息,我在网上搜索他的资料,却发现这样一位伟大的堪布没有一个正式的传记,但是当我搜索到他仅有的一篇简介,仅仅是看到这篇简介里他的所有译著的目录的时候,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在电脑前嚎啕大哭。这是一颗多么伟大慈悲的心啊,如此之多的利益众生的著作!这位堪布日以继夜的写作、翻译一切有利于汉族众生的论著,不放弃任何一个利益众生的机会,这是需要多大的愿力和悲心才能完成的呀!从那一刻开始,“我一定要见到索达吉堪布”,便成为了我的一个深切的愿望。

后来,每天做完功课后,我都要祈祷上师三宝,加持我快点见到索达吉堪布。

有一次,得知一位师兄去了五明佛学院,我赶忙给他打电话,问他有没有见到索达吉堪布,他说堪布不在学院,他知道我对堪布的感情,便答应一定为我从学院请一张堪布的照片结缘给我。后来,这位师兄果然从学院给我带回来一张索达吉堪布的大照片,据说,这位师兄当时跟一位学员的喇/嘛请求结缘一张堪布的照片,但是那位喇/嘛说现在没有堪布的照片了,只还剩最后的一张,是学院修塔的时候用来镇塔用的,不能再结缘了。那位师兄就急了,便说“那可不行啊,我那里还有一位堪布的粉丝等着呢”,喇/嘛无奈,只好把这最后一张照片送给了我师兄....我如获至宝。

我留意身边一切亲自见过索达吉堪布的人,一遍一遍问他们见到堪布是什么样的场景,我曾经无数次的幻想我如果真的见到堪布时会是什么样子,我想我一定会嚎啕大哭,我想告诉堪布,谢谢堪布,一次又一次拯救我的慧命,把我引向了光明的正途,我想堪布一定能体会我的心情,我真的实在太想太想见索达吉堪布了。我期盼着能有这么一天,让我能够真正的见到索达吉堪布,我不错过任何一次堪布在网络现场开示的机会,还记得有一次,我悄悄给UC房间开示的索达吉堪布发了一条私讯“堪布,我好想见您”,不知道堪布有没有看到这条讯息,有没有了解我的愿望...我在UC房间得到了堪布的传法和皈依,但总觉得不过瘾,想当面接受堪布的传法和皈依,成为堪布的弟子...我跟一些我认识的成都的堪布弟子说如果有见堪布的机会一定要告诉我,我到底哪一天才能见到索达吉堪布?

一天,我突然得到了一条令我兴奋无比的消息:索达吉堪布来北京了!我振奋了,我一定要见到堪布!于是,我开始动员一切我能够找到的联系方式,打听堪布在北京的一些信息,甚至还打算去堪布住的地方守株待兔,我就不信我等不到堪布!后来,我能找到的联系渠道基本都失败了,我郁闷了,难道这次真的跟堪布擦肩而过?不会吧,我不会这么倒霉吧?我不信,一定还有办法的。三天的时间过去了,我还是未能得到堪布的信息,这时候别人告诉我,堪布每到一地一般都会接见入行论小组的组长,我开始打算联系我那个小组的组长,巧的是,正当这个想法产生不久的时候,我们组长突然给我打了一个电话,电话里他让我去听一位上师的开示,我问他“索达吉堪布来北京你知道吗,他有没有要接见你们?”他说“...可能要吧...”我说“你一定要带我去见堪布阿,我可想见他了,求你了!”他说“这个看吧...”他又接着说“你明天一定要到道场来啊!”我说“好”,我想的是,如果他不带我去见,我就求明天开示的那位上师带我见堪布,我苦苦哀求,我就不信那位上师不答应我。

第二天,我按时到了道场,发现人好多阿,大家一起念金刚萨多心咒,我觉得气氛有点不对劲。我坐在门口的位置,恍惚听见旁边的居士说给索达吉堪布放了一双拖鞋,我心里有点纳闷,又不敢肯定到底为什么。现场的气氛也怪怪的,还准备了很多哈达,负责人也不停的强调纪律,不像是一般时候的样子,不过我怎么猜,也想不到后来会发生什么...

突然,那位入行论组长说了一句令我终生难忘的话...“一会索达吉堪布来的时候...”...

什么?!真的是索达吉堪布要来?!我差点叫出声来,全身都在颤抖,这一切是真的吗??!我真的不是在做梦??!

我又哭又笑,激动万分,组长走到我跟前“这回你高兴了吧”,我含着泪大笑了几声。

我低着头,和大家一起念诵着金刚萨多心咒,泪水不停的流,曾经无数次在脑海里幻想见到堪布的情景,在下一刻马上就要成真了,曾经无数次在心里发愿早日见到堪布,没想到今天我的愿望竟然就要实现了!而且这一切竟然来得让我这么猝不及防!我感到佛菩萨没有欺骗我,佛菩萨太慈悲了,竟然如此厚待我,不放弃我这样一个业障深重的凡夫如此一个小小的愿望,佛菩萨的加持真是无处不在!我究竟何德何能,三宝才对我如此垂爱,竟然让我心里的愿望如此巧妙的成了真?...我想过无数次见到堪布后失声痛哭的场景,可怎么也没想到,事实的情况是,在等待堪布到来的时候,我已经泣不成声了...

门开了,进来一个绛红色的身影,是他,堪布,我跪在门边,头触碰到了堪布的裙裾,堪布,我终于见到了您!堪布,您知道您对于我这样一个差点误入歧途的凡夫,有着怎样的恩德吗?

堪布坐上了高高的法座,睿智的面容,亲切的微笑,我双手不由自主的合十,全身心沐浴在对堪布的诚心祈祷之中。

我终于得到了在堪布面前接受皈依和听法的机会,成为了堪布的弟子,我的愿望都已实现,我兴奋得满脸通红。

后来,我给堪布献上了洁白的哈达,祈求堪布长久住世,利益众生,还接受了堪布的加持。

本来现场是不允许照相,怕耽误堪布的时间,可是对于我来说,好不容易有这样一个机会,我才不会错过,我一定要和堪布合影,留下一张珍贵的照片,只是不影响堪布的时间就对了:)于是,我想尽一切办法凑到堪布的身边,让别的师兄用我的手机帮我和堪布照相,可是他们都不熟悉我的手机,照得都不太好,后来我急了,干脆把脸凑到堪布旁边,自己用手机给我和堪布来了一个大头贴!竟然还成功了,堪布看到了,也哈哈大笑。我总算和堪布有了一张珍贵的合影。

我见堪布的所有愿望都实现了,我笑得合不拢嘴。

时间如此短暂,堪布离开了,我望着堪布远去的身影,暗暗的祈祷上师堪布长久住世,利益一切有情,希望有一天我能再见到堪布,我一定要好好的闻思修法,不辜负堪布对我们的恩德。

上师三宝不舍弃任何一人,无时无刻的在加持我们,完成我们的愿望,千万不要失去信心。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   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   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愿以发心皓月之光明   五浊黑暗消于法界中!!!

  评论这张
 
阅读(49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