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月如霜的博客

若实无实法 悉不住心前 此时无余相 无缘最寂灭

 
 
 

日志

 
 

(引)显密圆融 见行并重  

2008-09-14 10:44: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试论藏传佛教特色之一 ——  作者:石世梁 文章来源:西藏研究

 

  世界三大宗教之一的佛教,共分三个支系;南传佛教、北传佛教的汉语系佛教和藏传佛教。这三支佛教源流渊浩,各自拥有大量信徒,影响遍及亚、欧、美、大洋等洲。

南传佛教属小乘佛教,汉语系佛教和藏传佛教同属大乘佛教;三者之间有同异之处。如何评估藏传佛教的特色或特征,学术界似乎看法不尽一致。即使在佛教界内,佛教徒间也有不同看法。笔者不揣孤陋,略抒己见,求正于各方人士。

 (一)

佛教典籍,浩如烟海,义理渊冲。《俱舍论》说“佛正法有二,教、证以为体”。意谓一切佛法可以教、证两法统属之。显教为教法,密教为证法。宗喀巴大师说:“教者正为抉择修行之法轨,证者如抉择而起修”[1]。有教无证,不足以成佛果;有证无教,则成邪法。宗喀巴大师23岁时(1379年),“闭关静修,兼阅《释量论》之广释《正理藏论》,以见第二品(成量品)道建立为缘;于法称论师之著述理路,引起无量不可压服之猛利信心;发毛占坚,雨泪惊垂。后凡阅《释量论》等时,无不尔也。”大师在静修中,徒因明诸论中领悟了修习、成佛的阶位学说,所以惊喜交加。法尊法师评论说:“师以无垢智力,总观因明一切诸论,特见陈那《集量》,法称《释量论》等,摄尽一切上下请乘修行次第,悉无错道,错固无果,缺亦然也”。“且如种谷,虽必须其种,然水等有失,其实亦必无获,任求何果,悉不能舍此他求”。[2]法尊法师于此提出了教证二法的关系。正由于此,密教的思想、理论基础在于显教。所以当代著名学者南怀瑾先生说:“其实真懂了显教,密教就懂了嘛”[3]

当代高僧能海法师[4]在论及显密关系时说:“显是密之显,密是显之密,有则双存,无则并遣。若不知显,则不了密之性相;若不知密,则不悉显之作用”。[5]又说:“密法若不与小乘合,有

人说不是佛法亦无以自白”。“若无《生圆次第》,则《法蕴足论》为虚设可惜;若无《法蕴足论》,人

将谓《二次第》为外道,亦无可辩白”。能海法师于晚年特重《阿含》,撰有《杂阿含学记》,认为所

有密法道理及秘密修法,在《阿含经》里均有含藏。[6]

约而言之,显教心要有如下数端:一、说一切法从因缘生,苦、空、无常,三十七道品的《阿含经》;二、说甚深无相法理,说一切法本来是空的般若经;三、说一切法皆是唯识,了二空之理,修六度万行,示广大道次的《解深密经》等;四、说一切众生皆有佛性,皆可成佛的《法华经》、《涅槃经》等;五、说毗卢法界、普贤行愿,自受用报身佛境地与世俗行相即相入,自在无碍的《华严经》。如是在密教中尽融兼摄,依显教之见,而起修、行、证。故说显为密的基础,密是显的善巧方便。若离开了大小乘三藏经论,去探索密教思想及其渊源,那是很难说清楚的。

有人说:“宗教发展起来的学说,对于大乘,不论是那一派,只要对他们有利,他们就随意剪裁、割裂”。[7]此说值得商量。历代大德顺应不同时代的需求,从不同角度,把佛陀所说经典的深义,归纳、演绎产生了无数的论典的无数的修行指示。如《大唐西域记》等各种资料记载:龙树、提婆、无著、世亲既是大乘佛教深观、广行两派的创始人,又都是密教行者,他们的显密著作很多。如龙树的《中观论》和《五次第》,就是显密方面久享盛名的代表作,怎能说他们对自己的学说“剪裁、割裂”呢?认识来源自实践,龙树、无著等大乘论师都是从修证实践中写出自己的显密论著,多属内证境界,即本于内证经验而立说,所谓“从禅出教”,成为一派宗师,又安能说是“随意剪裁、割裂”?大乘性宗(又称般若宗、空宗或深观派)相宗(法相宗、唯识宗、有宗或广行派)一讲空、一讲有,看来是对立的,但若对实际修证来说就分不开。达摩东来,创立禅宗。他传的心法是般若,但又以唯识的《楞伽经》来印心。首先要有般若正见,第二要想破执著,则非研究唯识不可。唯识把也间一切的作用,现象、实相分析出来,到最后归于唯识所变;既然是唯识所变,还执著些什么?这就是两者关系。禅宗说如是,藏传佛教实修实证中也是如此,从空到有,再离空有两边。这又怎能说是“随意剪裁、割裂”?大乘佛教后期,在印度两派各执所见,互相辩驳,以致流于玄学空谈,脱离了广大教徒,密教圆融各宗教理于实践,便于广大教徒实践,使佛教在印度又昌盛了几百年。这又有什么不对呢?

藏传佛教各派都尊奉六圣二庄严,以深观、广行两派为两大车轨,以两派论师为传承师长。宗喀巴大师说:“我礼龙猛、无著足,摄两大车善传流;深见、广行无错谬。圆满道心教授藏”。[8]又说:“若不依二大车轨,欲求真实义者,如同生盲者无人引导,即趋险处”。[9]能海法师认为只有通达深、广两派义谛,才能证悟佛理,圆满成就。他引圣妙吉祥经说:“有名无著比丘者,善巧论藏真实义。经藏了义不了义,种种众多极辨析。指示世间诸明体(五明),分辩宗道(大乘)如理成。彼是持明(咒道)成就者,……修持真言具威力,生成众生殊妙慧;……释经性相摄或分。……了悟大乘大义体,究竟获得大菩提”。他又说:“不知深般若(深观),圆成(圆满成就次第)难修学,不学广般若(广行),生起(次第)艰于行。如医师药匠,不解医科理,虽终身勤劬,不获胜利誉;无方更教他,害人亦害己”。[10]假如不是既通显,又通密,身体力行,教证双美,又安能出此肺腑之言?

(二)

土观·罗桑却季尼玛说:“一切教法皆三藏所摄,离此无余教法。三藏主要所诠是三学(戒、定、慧);一切证法,皆三学所摄,离此无余证法”。又说:“凡立为是不是佛教,乃依见、修、行三者违不违背三藏教法;自心行持,随不随顺三学证法而为判定”。[11]笔者认为这里所说有这样几层意思:

一、一切教法、证法皆来自三藏。一切密法也皆由经藏、对法藏所摄,密乘戒为律藏所摄。若背离三藏,则一切教法、证法皆不应理。

二、证法为戒、定、慧三学。由戒生定,因定发慧,戒中有定慧,定慧中有戒。戒学为律藏所诠,定学为经藏所诠,慧学为论藏所诠。若背离三藏三学道,则不应理。

三、行者依闻、思、修三门而入三学道。依见、闻经教而起定解;如理思惟所闻诸义,由闻、思远离惑,依禅定而修,由修而通达真实义谛,此即修所成慧。闻、思为修慧之助缘,修慧为断惑证理之用。

藏传佛教各派皆以“见、修、行、证”为行者修持四门。见、修、行、证,或作基(抉择正见)、道

(修习、行持)、果(现证菩提),即将修、行并为“道”一门。以下按四门分说:

 见: 梵名捺喇舍囊Dar sana,思虑、推求、审详,而抉择正理之谓。释迦牟尼最初说法讲四谛、十二因缘,八正道。四谛、十二因缘为佛教根本教理;八正道按《佛学大辞典》解释:“谓之正能到涅槃,故谓之道”,正见者“见若、集、灭、道四谛之理而明之也,以无漏之慧为体,是八正道之主体”。正见,从佛教的角度看,是离诸邪倒之见,是依三藏所说之见。《大智度论》说正见即是智慧。所以正见列为八正道的首位。

《宗派建立宝鬘论》说:“若远离甚深之正见,则如何修习慈心、悲愍心、菩提心,亦不能拔除苦根故”。[12]慈心、悲愍心、菩提心虽然都是大乘修法,但见地不清,知见偏离,连观念都不清楚,譬如大海航行,虽有舟辑,却无舵手,何能到达目的地?所以唯有具有正知正见,才能真修实证。

连花生大师说:“若无正见、发心所引导,密法悉皆转为邪法”。因为密教中的一些修法(如三脉、脉轮等),印度其他教派也都采用;此在《奥义书》、《瑜伽经》中有明载。与其他教派根本区别之处,在于“见”“行”两个方面,当然佛教在修的方面自有殊胜之处。而近年来我国一些地方乃至港、台地区,有些人以传授藏传佛教为名,甚至以“大师”自居,竞相宣扬传授无上瑜伽和大圆满法,其实他既没有仪轨、更没有心法;既不讲“正见”,也不讲发菩提心和六般若波罗蜜多,更不讲普贤行愿和戒行。他们宣扬追求的是神通。佛教认为神通在禅定过程中产生,但不是追求目的,即使一旦获得神通,也不准炫耀,更不能执著。他们宣扬经过一次“灌顶”,就可以使人“开悟”;他们本身既无见地,那能开什么智,悟什么理,欺人之谈而已。当然气功界有些朋友从现代科学来探索藏传佛教中某些被人称为“神秘主义”的现象,这还是可喜的。

修:《无量寿经》说:“应当信顺,如法修行”。[13]“信顺”属认识方面,在思想上确立三藏中所说,然后按三藏所说如教如理而修。现在有些人在讲禅宗时有相当误解。《瑜伽师地论》中讲“周偏寻思”、“周遍伺察”(宗喀巴大师在《菩提道次第》讲止观时也反复说),在禅宗中叫“参”,通过参禅,达到开悟即“见道”,见道就是把握般若空性。禅家开悟,也决非一夕功,也不是不需要基础。所谓“理可顿悟,事须渐修”。开悟之后,也决非一了百了,尚须乘悟起修,以达成道;道力充沛以后再“弘道”。所以禅宗有破“三关”之说,破初关是开悟,明心见性,见空不见有;破重关是起有而修。按佛教说大乘菩萨不止于内心悟道,更重要的是行愿,看行为是不是利世利人。所以禅门多行“禅净(净土宗)并修”或“禅密兼修”。如法华经药草喻品说:“渐渐修行,皆得道果”。一些东西方学者多说宁玛派大圆满法统系受汉地禅宗影响而形成者,若从见地上说两者或有共同之处(禅宗之理系按《楞伽经》、《金刚经》、《思益经》等所说),但若从见、修、行、证细加考察,则迥异很大。因此似宜从实践等多方面探求,以得出客观公允之结论。

藏传佛教宁玛派关于共三乘、密教外三乘的修持理趣说:声闻派“依九住心方便等修三摩地,由断违成顺门证奢摩地,观四谛十六行相生起观慧,如是修习止观二门。”

独觉乘“于独觉乘不共道十二支缘起遮止流转,勤修还灭。”

菩萨乘“于二谛无别之义解修相应,依于止观双运瑜伽,于学道中依次修习三十七菩提分法。”

事续乘“由自实性及本尊实性依六尊门生起自三昧耶身,其前迎请本尊智身,凝视观察主仆承事,持诵之实性,声、心及体。又修静虑实性,谓火住、声住及声际实性静虑。此即修习四真实性。”

行续乘“于自生起三昧耶身前,观本尊智身如兄弟或伴侣之相,有相(喻伽)修种子、手印、色形三类本尊,无相(瑜伽)则依转、住、起三法修胜义菩提心。”

瑜伽续乘“依五现证菩提及四种变门修自为本尊,召请融入智尊,以四印印持等方便瑜伽,于胜义无相智及显现世俗金刚界尊二者无二状中而修等引般若瑜伽”。[14]

其简略说如是。若不依仪轨和上师教导很难有明确了解。细说上述修法,非本文所论述范围。但于中我们可以了解到所说声闻、独觉两乘修法系依《阿含经》教法,菩萨乘依大乘经论之义。密教外三乘的修法和理论,在《圆觉经》、《解深密经》及《瑜伽师地论》等中,均可看到有详细论述,只不过更加具体化和加上了一层密教的色彩而已,以使行者易于入门和因循。

 

  评论这张
 
阅读(24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