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月如霜的博客

若实无实法 悉不住心前 此时无余相 无缘最寂灭

 
 
 

日志

 
 

一门深入与《妙高台上》——为净空法师说两句  

2008-08-15 22:25: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约五年前就读过林清玄的《妙高台上》,之前在《影尘回忆录》中就看过妙高禅师的故事。当时感觉是林公策励我等精进之词;闲来无事再读之,就发现其中味道越嚼越甜。及至就读时心中一念趣入“一门深入”之时,方知觉味也可从此方来。

  一门者:无论小、大、顿、渐、圆,佛法如蜜,中边皆甜;任一法门,皆是解脱之道。

  深者:佛陀成道伊始、沉默四十九日,其意深远无比。大意是佛的境界是不可思议的境界。《宝性论》云:“佛性是由无别异,清净妙法所安立,犹如日轮与虚空,智慧离染二体相。”这是佛(菩提)的体性;又云:“彼者分类由深广,大自性三功德法,当知如是自性等,安立法报化三身。”这是佛(菩提)的体相;《宝性论》中宣说九种比喻,即:如莲花中显露的佛身、远离蜂群的蜂蜜、脱离皮壳的果实等。《瑜伽师地论》云:“云何菩提?谓略说,二断二智,是名菩提。二断者,一烦恼障断,二所知障断。二智者,一烦恼障断故,毕竟离垢,一切烦恼不随缚智。二所知障断故,于一切所知无碍无障智。

  入者:佛法身甘露自然流出,谓:“一切众生,虽在诸趣烦恼身中,有如来藏,常无染污,德相备足,如我无异”。心、佛、众生三无差别其意为如来藏大光明是众生皆可证得的本基。烦恼身中藏如来!《华严经》云:“奇哉!一切众生,具有如来智慧德相,但以妄想执着,不能证得。若离妄想,一切智、无师智、自然智,即得现前”。然“但以妄想执着 ,不能证得”又说明了在烦恼身(客尘障垢)未清静之时,如来藏是不可能显现的!“若离妄想”(证道的净障作用),(依靠世俗中无误取舍的广大智慧及胜义中证悟空性的甚深智慧,决定能证无上菩提,故而安立为“道”。)“一切智、无师智、自然智,即得现前”(一切众生无余需求的安乐,唯佛果是究竟。)这就是基、道、果的甚深因果关系。如来藏为体,证与不证为相,证道为用。

 读《妙高台上》的时候,与林先生一样对妙高禅师的公案颇感兴趣。有时就想:妙高禅师的公案倒底说什么呢? 妙高台以禅师得名可见禅师用功之深;禅师以跌落而悟说明了佛法之妙。但对于尚是烦恼身的学人,禅师参悟的过程最为关键。所以林先生对勇猛心、精进心、惭愧心、忏悔心的说法我尤为欣赏。记得初入佛门之时,对那些立即证悟的禅宗公案心醉不已,头脑里充满了幻想。明知凡事绝无轻易成就之理,但想到直指人心就可见性成佛心中就热血沸腾,妄想一朝顿脱三界,直踏毗卢顶。在悟来悟去越悟烦恼越多的时候,我不禁暗暗在想,我那里错了呢?怎么六祖以“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一句就可趣入,而我读了多少遍《金刚经》还不得要领呢?我求教老修行们,他们笑了!虽然没有给我很好的答案。毕竟还是学到了许多知识。于是我明白了“直指人心、见性成佛”其实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渐渐放下这种妄执,还是读了净空老法师开示之后的事。读净公开示前,的确把念佛看成是老太太们的事。净公对我影响较大的书是《了凡四训》,它让我明白了因果的初意。从“真诚清静平等正觉慈悲看破放下自在随缘念佛”二十个字开始,我读了一些经论和大德们的开示,也渐渐明白了浅薄和无知是学佛的大障。闻思修、戒定慧高度概括了佛法的修证次第。佛的境界是不可思议的境界。以凡夫自力的思维,决定不能了知佛的境界。因凡夫位与佛位相违故。“学佛首先以闻为要,因实修时必定有个所缘境,有个所修的内容,若不经过闻思,是不可能了知这一内容的。”。其实,六祖的经历也告诉了我们这一点。以不识字的凡夫只听到“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而开悟是显示法门殊胜,否则智慧资粮有谁要修呢?六祖前世就已积集了足够的福慧资粮。显示开悟的深意是破法我执。(菩提本无树,明镜亦无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薄地凡夫难望其项背。

   我非常喜欢林公的“躁时”一词(勇猛不致躁时,精进不致浮夸,);从闻思修戒定慧证入三摩地,佛宣说了八万四千法,针对不同的根机。而根机随众生共业不断变化。佛以无碍智,授记了正法、相法、末法。这不会因为任何因缘而改变,唯一是众生的同业所感得。林公说的忏悔心和惭愧心放在时上,也可理解为:必须知道自己已处末法时代;必须知道由于共业及自己的个别业,自己才生在末法时代;必须知道末法时代邪师说法如恒河沙;(不完全是教内邪师)(如网上的各种不良信息也可称邪师说法如恒河沙,电视上的种种无意义的信息也可称为邪师说法如恒河沙。不利于求解脱的所谓信息爆炸时代是否也可这样说?)必须知道此世顺缘少、逆缘多;必须非常清楚地认识自己就是因了福薄慧浅才生到这个浊世!必须知道自己离家家阿弥陀、户户观世音的情景越来越远。如果自己是上根利器,早就在佛驻世时出生证果了,再不济也会在哪个大德的门下明心见性了!就算这世的生活还比较顺利,法缘还比较好。这个时代难证果却是不争的事实。如果连这些都不承认,那无疑“躁时”是也!如是生起惭愧心和忏悔心明此事理后才会“勇猛不致躁时,精进不致浮夸”。(现时代的浮夸其实在现在慢慢在演变成妄语了。[不悟言悟、不证言证])

   

   其实在读到《妙高台上》的时候,有时我的内心会有种莫名的悲哀。清玄先生一针见血地指出:“必须再有惭愧心、忏悔心的配合,才能使勇猛不致躁时,精进不致浮夸,也才能有长远不退的志愿。”而当今时代,尤于噪时及浮夸为最,至于勇猛及精进,可能是许多人早已生疏的情形了。

   末法时代的学佛希望何在?最佳答案之一是净公的“一门深入”。事实上净公是要我们以闻思修戒定慧来摄持,修学真正契合自己根器的法门,无论禅、密、净。(而契合自己根器的法门,以凡夫分别心难以揣度,唯依具足德相的善知识指导。)以惭愧心和忏悔心勇猛、精进。(勇猛及精进实为一体,属六度万行之精进度;具体的理解依经论教授,因菩萨的精进与世法的精进有不小的差距故)

     以净公的学识,不可能分党结派。宏扬净土之意,本是缘此末法,净土法门是阿弥陀佛的宏大愿力对浊世众生的悲悯加持之故。大成就者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上师,对佛法作出的贡献无与伦比。上师为众多法脉的持有者,文殊菩萨的化身。圆寂前一再教诫,要所有的弟子都要修往生法门。就算是上根利器,为了五浊恶世的可怜众生也要示现往生。(上师在圆寂时头向西方,无论身体怎么挪动,上师的面部始终向西方。)二位大德意趣一至,值得我们好好深思……。而二位大德都非常强调闻思修。上师开办了五明佛学院,整顿藏地佛教,要求严持戒律,大力提倡闻思修行。开广大摄受世界各地信士之方便,广宏了藏传佛法。使浊世众生得沾佛法甘露,解脱有望,功德巍巍。净公老和尚,大力提倡念佛往生,强调一门深入。接引无数各地的信众入解脱道,同样是功德无量,让人敬佩。

末法时代,净土法门是普被三根简便易行但同时也难予让人能深信的殊胜法门,起信容易深信难。而往生净土的信愿行又是必不可少的三资粮,若不能深信则愿必定不真切,愿不真切行持的合理性就成问题了。最后就是千千万万人念佛,有几人往生就很难说了。(凤毛麟角?)所以,一门深入其实就是强调闻思修,戒定慧。多闻方能引思,正思后方能生慧。这是出世因果的关系,也是道谛的真义。时时反观自己的信愿行,以惭愧心、忏悔心摄持精进度。方可“勇猛不致躁时,精进不致浮夸”。

整篇《妙高台上》贯穿了一门深入的妙用。妙高禅师若无对苦、空、无常的深切认识,就不会在妙高台上刻苦用功。若无对“明心见性”的坚定信心就不可能“豁然开悟!(“妙高禅师原来在台上靠山的一边用功,昼夜不息,但因为精力有限,时常打瞌睡。他心想自己的生死未了却天天打瞌睡,实在太没用了,为了警策自己别打瞌睡,他就移到妙高台边结跏跌坐,下面是几十丈的悬崖山涧,如果打瞌睡,一头栽下去就没命了。”)只要生起真切的出离心,就会把了生脱死作今生的重中之重,对世间的戏论就不会感兴趣。一门者,可理解为一门心思求解脱。深入者,为利益一切众生而成就佛果;以成佛果需证空性故,精进修学空性是也。具备真实的出离心是一切法门的基础,其后才能谈得上修学何种法门的问题。就好象一个人想去北京,只要内心真想去就会放下一切,创造一切必须的条件。若心愿不切,就会因种种事务而耽误,始终放不下也始终不可能成行。剩下的就是根据自己的条件,选择到达的正确方式了。一门深入其实就是这么简单的道理。只是我们无始以来在轮回中熏习太久太久,对轮回法熟悉得不得了,而对解脱法则很陌生。如果不一门深入,不求胜解。我们就是“每时每刻都坐在妙高台上打瞌睡,只是尚未堕崖,自己不自知罢了!”

妙高禅师置之死地而后生的风范,永远是后进的楷模。这个时代的学佛人有两个极端:一是狂妄;二是自卑;前者,以为自己是上根利器,自己内心是否需求出离轮回都成疑问,然谈锋甚是犀利。把佛法当学问,其本质是炫耀我执。有时看到这些人,的确心生厌烦。后者是精进的违品——自轻凌懒惰。认为自己不行,所以学佛不求深解、胜解。混混噩噩,以一句佛号作档箭牌,能不能往生,为何要往生也不知道。此二弊端原是自己造成,将一门深入置之闹后,却怪罪别人。这的确是末法时代的恶相。学人当惊醒,反观自心。

 

附:妙高台上 (林清玄)

    在浙江奉化有个雪窦寺,开山祖师叫妙高禅师。如今在雪窦寺山上还有一个妙高台,传说从前的妙高禅师就在那台上用功,因而得名。

    妙高禅师原来在台上靠山的一边用功,昼夜不息,但因为精力有限,时常打瞌睡。他心想自己的生死未了却天天打瞌睡,实在太没用了,为了警策自己别打瞌睡,他就移到妙高台边结跏跌坐,下面是几十丈的悬崖山涧,如果打瞌睡,一头栽下去就没命了。

    可是,妙高禅师工夫还没到家,坐到台边还是打瞌睡,有一次打瞌睡,真的就摔下去了,他心想这一次没命了,没想到在山半腰时,忽然觉得有人托着他送上台来,他很惊喜地问:"是谁救我?"

    空中答曰:"护法韦驮!"

    妙高禅师心想:还不错,居然我在这里修行,还有韦驮菩萨来护法,就问韦驮说:"像我这样精进修行的人,世间上有多少?"

    空中答曰:"像你这样修行的,过恒河沙数之多!因你有这一念贡高我慢心,我二十世不再护你的法!"

    妙高禅师听了痛哭流涕,惭愧万分,心又转想:原先在这里修行,好坏不说,还蒙韦驮菩萨来护法,现因一念贡高我慢心起,此后二十世他不再护示了。左思右思,唉!不管他护不护法,我还是坐这里修我的,修不成,一头栽下去,摔死算了,就这样,他依然坐在妙高台上修行。

    坐不久,他又打瞌睡,又一头栽下去,这次他认为真没命了,可是他快要落地的时候,又有人把他双手接着送上台来,妙高禅师又问:"是谁救我?"

    空中答曰:"护法韦驮!"

    "你不是说二十世不来护我的法吗?怎么又来!"妙高禅师说。

    韦驮菩萨说:"法师!因你一念惭愧心起,已超过二十世矣!"妙高禅师听了,豁然开悟!

    上面这个故事出自民初高僧淡虚法师的《影尘回忆录》,是他在参访雪窦寺时听寺中师父所说。最后,淡虚法师下了这结论:"佛法的妙处也应这里,一念散于无量劫,无量劫摄于一念,所谓'十世古今不离当念,微尘刹土不隔毫端'。"

    我想,这个故事应该给我们一些启示,就是发愿产志要发勇猛心、精进心,岂止是修行办道,就是人间世界的一切成就,不也是勇猛心和精进心的动力吗?

    光是勇猛心、精进心还不够,必须再有惭愧心、忏悔心的配合,才能使勇猛不致躁时,精进不致浮夸,也才能有长远不退的志愿。

    另外,我们应该认识到时空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意念在其中扮演了极重要的角色,如果我们能意不散乱、心念专一,那么一念跨过二十世的尘沙并不是不可能的。

    我非常喜欢这个故事,每次想起就心水澄澈,惭愧心起,我们连妙高台都坐不上,实在不该有一丝慢心。其实,妙高台和妙高禅师只是个象征,象征寻找智慧与开悟的道路真是又妙又高。

    妙高台也不在奉化雪窦寺,而是我们自己的心,我们每时每刻都坐在妙高台上打瞌睡,只是尚未堕崖,自己不自知罢了!

  评论这张
 
阅读(517)|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